第三百二十九章 周然的选择(第三更),我有一百个神级徒弟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第三百二十九章 周然的选择(第三更),我有一百个神级徒弟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周然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他开启灵识,探查到是吴静在敲门后,不由面露疑惑。 刚打开门,吴静便焦急看向周然说道:“思瑶好像生病了,你快过去看看!”周然闻言,脸色微变,立即跟着吴静向许思瑶住的套房走去。

莫非是上次的种鼎之术没有完全清除掉?以他的实力,不应该出现这种失误才是。

这么想着,周然已经走进了许思瑶住的套房。

“周然!”这时,吴静突然开口叫道。

周然转身,疑惑看向吴静。 吴静神色复杂,看着周然欲言又止,片刻后,她脸上的纠结消失不见,淡笑道:“快进去看看吧。 ”说完,她便在外面关上了门。 眼见吴静将门关上,周然并没有多想,他此时更想知道许思瑶是不是体内的种鼎之术没被清除干净。

他三两步走到许思瑶的卧室,却见许思瑶此刻躺在床上,一脸的潮红。

“周然……”看到周然,许思瑶睁开双眼,轻启朱唇叫道,一脸的媚意。

见状,周然脸色剧变,立即上前将手搭在她的脖颈上。

“晚饭后,你有喝什么东西吗?”周然脸色无比阴沉的问道。 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对许思瑶动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到周然脸上的怒意,许思瑶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一抹笑容。

“先回答我问题!”周然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意。

许思瑶明显是被人下了药,只是自己就在隔壁住着,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自己的探查对许思瑶暗中动手呢?不管是何人,只要让他查出来,必定让其形神俱灭!闻言,许思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笑什么?”周然皱眉问道,此刻的许思瑶太不正常了。

“我笑你生气的样子和以前一模一样,你还记得咱们坐同桌的时候,你和班里段明打架的事情吗?”许思瑶一脸媚意问道。 周然疑惑的看着许思瑶,不明白她突然提这个干什么。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突然来了大姨妈,而我根本没察觉,裤子弄脏了一大片,段明率先发现了这件事,非但没提醒我,还当着班里所有同学的面嘲笑我。 ”许思瑶缓缓说道。

周然点头,段明和许思瑶都是班里的学霸,不同的是,段明每次都只能拿到第二,而许思瑶则是永远的第一,段明的小肚鸡肠是班里出了名的,那次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就想借机羞辱许思瑶。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感觉天都塌了。 ”许思瑶继续说道。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你还在和丁波聊的事情,听到段明的话,你二话不说便冲上去把他踹翻在了地上。 ”说道这里,许思瑶的脸上出现一抹怀念。

“谁也没想到你出手那么狠,最后甚至把段明揍的鼻血都出来了,班里同学都吓傻了。 ”许思瑶看着周然,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似乎又想起了周然痛揍段明的情形。

“我这种差生,最不爽的就是你们这些学霸了。 ”周然淡笑着回道。 看着周然口是心非的说辞,许思瑶不禁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 “事后,你把你的校服当做是裙子给我围在了腰上。

”说到这里,许思瑶的眼中尽是柔情。 周然轻笑,他当时就是不爽别人欺负他同桌罢了。 “在那之前,我真的挺讨厌你的,可有时候,人就是很奇怪的动物,仅仅一件事,就可以彻底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

”她继续轻声说着。

在很多人眼里,以前的周然就是个人渣,可许思瑶不在乎,因为她在周然的身上,感受到了他的温柔。

“周然,其实上次你在我家时,我没有喝醉。 ”这时,许思瑶鼓起勇气看向周然说道。

周然神色错愕,他还以为当时是许思瑶的醉话呢。 “你不知道,你失踪的六年,我一直在找你,到了最后,我甚至都要放弃的时候,你却回来了,你根本想不到重新见到你的那天我有多高兴。 ”许思瑶说着,眼角已经出现了晶莹的泪水。 “周然,我听吴姐说,每个人活着都有属于自己的执念,而你,就是我的执念!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人生中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许思瑶鼓起勇气看向周然真诚说道。

周然看着许思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时的他如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他未免也太弱智了些。 许思瑶是他的高中同桌,他太了解许思瑶了,清醒状态下的许思瑶,是绝对无法说出这些话的,也难怪她向来不喝酒,晚上却突然喝了那么多。

那药,显然也是她自己主动喝下去的。 他对许思瑶确实有好感,但现在,他必须尽快找到神魂草,否则一旦冰蚕毒再次发作,就算他找到神魂草,也不可能救回周小染了。

更何况,今晚的许思瑶明显不正常。 眼见周然神色平静,许思瑶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这时,她突然起身用力抱住了周然。 她是一个相当自信的女人,她相信,以她和周然的关系,接触一段时间后,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可她已经没有时间了,今晚是她所能拥有的最后自由时光。

许思瑶轻轻闭上眼,缓缓向周然凑了过来,她的眼角,一滴晶莹的眼泪滑落。 如果能再给她多一些时间,那该有多好。

周然看着一脸动情的许思瑶,神色有些呆滞。 他不是柳下惠,很难坐怀不乱,更何况还是面对此刻一脸妩媚的许思瑶,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 突然,他轻叹一声,伸手点在了许思瑶的眉心,下一刻,许思瑶已经软倒在了周然怀里,陷入了昏睡。

他在许思瑶的体内打入一道真元,确定将体内的药劲全部清除之后,才将她放在床上,将被子盖好。 看着她脸上的潮红慢慢褪去,周然不禁面露苦笑,他没想到许思瑶竟然会傻到主动喝药,他还以为是有人对她动手了呢。 紧接着,周然的眼中便被寒意占据。

他问过姬不韦,许思瑶根本没有去日岛拍戏的安排,一切都是她的谎言。 而她之所以这么做,必定另有隐情。 这种情况下,他若是要了许思瑶,恐怕连他自己都会唾弃自己的灵魂!“这种事情,怎么能女孩子主动呢?”周然看着昏睡过去一脸恬静的许思瑶轻声说道。 “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逼迫你做任何事情,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周然说着,眼中充斥着寒意。

这件事情,他一定会查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