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方能观道 观道适以澄怀——汤亮艺术人生之书法篇

澄怀方能观道 观道适以澄怀——汤亮艺术人生之书法篇

汤亮书法作品  袁思陶:在汲古纳今的基础上,您对形成自己的书风有何考虑?  汤亮:我有一方有趣闲章,印文是“我之为我,自有我在”,我很喜欢。

一个人的书风形成,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事,很难刻意为之。 只要把字写好,写出自己最佳状态就行。 汤亮书法作品  袁思陶:在您的书法作品中,您希望体现出什么气质?  汤亮:在自然、随性的抒发中,体现出一种书卷气。 汤亮书法作品  袁思陶:您是如何评判一幅好的书法作品的?  汤亮:评判一幅书法作品,有时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 这就如同读书帖,看你能不能“悟”到“空”的境界。 佛家所说的“空”,就是回归一切事物和现象的真实本性。

从这个哲学概念来说,凡是能让人体验自由、享受自由的书法艺术,就是上品佳作。

汤亮书法作品  袁思陶:继承和创新是当代书法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书家在创作中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您在创作中是如何处理好这一对立统一体的?  汤亮:中华文化两千多年来延承不绝,主要得益于方块汉字的一以贯之;而汉字的一脉相传,又主要得益于笔墨书写的艺术传承。

汉代以降,中国书体虽然多有变化,但基本的书写规则变化不大,为了追求书法艺术的美妙变化,似乎已经穷尽天下书家的心智。 所以我觉得,当代书法艺术面临的首要挑战,不是创新,而是继承。

一般来讲,学书者皆唯恐书风不古,有些自创的“创新”书体,其实是有悖于书法之传统。 当然,这并不等于书法就不能创新。 且不说当代书法所用的笔墨纸张,本身就与古代大有不同,而且好多字体也有明显变化,今人书法本身就蕴含了许多创新。   我的基本看法是:书法要尊古,但也不能食古不化,譬如有些书家把字写得谁也看不懂,就没这个必要;要鼓励创新,但也不能乱搞,曾经看到某些“气功书家”,写字前还要手舞足蹈一番,煞有介事,就很好笑了。

汤亮书法作品  袁思陶:钱穆先生曾经说过:“非通中国人文之妙,宅心之深,何可言书法?”您对中国传统文化与书法之间的关系有何见解?对当下提倡传统文化复兴有何认识?  汤亮:书法独步天下,悠悠数千年,可谓是中国传统文化之魂。 书法既是汉字的造型艺术,又与中国历代的优秀诗词、楹联、碑铭作品等互为依存,在审美感染中相互生发作用,在文化传承上相辅相成。 传统文化中的种种器物,如甲骨钟鼎、竹简帛书、碑版铭志、匾额条幅等等,都是书法艺术特有的表现空间。

还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也都是中国书画艺术催生的传统文化物质。 书法艺术正是借助了这些传统文化的硬件,才创作出了具有艺术特性的作品。

  除此之外,中国传统文化对书法艺术的影响也是极其重要的。 我认为,其影响主要在四个方面:一、“阴阳五行”的古哲学思想,派生出了书法艺术的黑白、虚实、大小、粗细、浓淡、枯润、方圆、奇正、向背、呼应、顺逆、刚柔、疏密、巧拙等对偶艺术论;二、“天人相应”的理念,孕育出书法艺术“得天趣、通自然”,“不落斧凿痕迹”的境界;三、“中庸中和”的儒学,让传统书法艺术达到了“不俗套”、去“火气”的精炼与和谐;四、“克己修身”的修养,衍生出“书品即人品”、“风格与人格”的一致性。

这四种传统文化对推动书法艺术的发展,都起到了深刻的渗透与指导作用。 汤亮作品《金冈精舍藏画赏析》汤亮编著、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金冈精舍藏画赏析》  袁思陶:感谢汤先生接受新华网书画频道的书面采访。 今天,我们就书法艺术进行了精彩的对话,下次有机会,我们将围绕中国画创作和古字画收藏话题,继续与汤亮先生对话,希望能得到您的大力支持!  汤亮:谢谢袁主编主持本次访谈,谢谢新华网对我艺术生涯的关注!我对上述话题发表的一些陋见,仅是个人看法。

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汤亮书法作品汤亮书法作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