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计下海说起,见证经济转制时期广州商界的奇闻大事

从中计下海说起,见证经济转制时期广州商界的奇闻大事

    第一部分:逼上梁山  逼;被迫,不是自愿。

被逼上梁山做土匪。 比喻被迫起来反抗。

现也比喻被迫采取某种行动。

  ----百度百科  改革开放语境中的“下海”……即意味着放弃传统体制里的各项保障,到新的经济社会空间里去从事风险和回报都非常高的商业活动。   -----百度百科  (负一)  我叫张锐,已逾花甲之年。

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到现在退休,一直在广州商界服务。

四十多年来从国营、外资、民营到个体,我都做过,可以说经历了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化。

退休后我很想把经商经历中,特别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时的一些有趣好玩甚至紧张惊险、可能还轰动过广州的事件记录下来,贡献给对商事有兴趣的朋友。

  可是我不擅长讲故事,又只写过“等因奉此”的公文,怕写出来的故事语言呆板没人爱看。   更怕牵涉到一些当事的亲友有意见,要知道近些年有些人遇到事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投诉,二告状,三索赔。 要真弄出个什么诋毁名誉的案子来,要我赔上个十万八万甚至百把十万的。

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把我卖了都结不了案!  又想到现在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他们生长在网络时代,在虚拟世界里几乎无所不能,做什么都讲究速度和情趣,不少人连辞工都是掉头就走,不告而别,连算薪金结账都嫌耽误时间。 他们会爱看我这种老掉牙的故事?所以虽然一直有想法,但迟迟不敢动笔。

  总之一直“心思思”,也没动笔。 那日来了几位白发苍苍的老友,凑到一块无非是饮茶聊天:说说粤菜,谈谈补钙,听听音乐,讲讲国粹,畅谈旧事,遥想将来……年老话多,谈天论地,说古议今,一个个开心时笑口咔咔,气头来时恨得咬牙……这时其中一位穿得花花绿绿的大姐提议,为什么不把这些故事写下来呢?起码证明我们年轻时也有过努力,对社会也做过贡献,不是老了只会不花钱坐地铁公交,到那里都叽叽喳喳,要人让座的“老而不死”!几位哈哈一笑,不约而同把目光对着了我。 我像触了电一样,马上坐立不稳,惴惴不安地说,“我,有过这想法。

可是有些怕,怕写不好。 ”“有什么好不好的啊,我们当中数你能写,大家提供资料,你写。

”大姐爽朗地说,“写不好也写不坏吧?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写不好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好损失。

就当是我们聊天,你记录历史。 不敢说这就是‘余热’,起码证明我们还有点温乎气吧。 ”  大家笑了。 这位头发染得墨黑,穿得像“花蝴蝶”大姐,别看她现今只是个跳跳广场舞,打打太极拳,带带孙子孙女玩的阿婆,当年也曾是我的领导,掌管着几百亿资产,在广州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我不再做声,算是默默领下任务。

可以后的事真让我为难了,故事的“突破口”在那儿呢?也就是从那里起说起呢?后来我捉摸得头皮都快搔烂了,总算想到“下海”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