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它们就是我的朋友

我以为它们就是我的朋友

第一次意识到友情,是上小学的时候。

因为在上小学之前,我的世界里只有我的小黑狗和一大群吃的胖胖的有着洁白羽毛的鸭子,那时候,我以为它们就是我的朋友。 上小学的时候,我有机会到村子里去玩,晚上放学就会回地里的奶奶家。 在学校里,我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叫唐文娟,扎着两个羊角辫,每个辫子上都有一个火红的蝴蝶结,穿着白色的公主裙,是每个女孩子都很羡慕的对象。

那时候,我也有了朦朦胧胧的爱美之心,每次从她面前经过,都很自卑的低下头。

我坐在自己的课桌前,低着头看着自己已经漏了两个脚趾头的老布鞋,眼角一阵湿意。 这其实是我最喜欢的一双鞋子,是姑姑给我做的,上面还绣了彩色的蝴蝶和简易的花朵,第一次穿上时,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一直都很爱惜这双鞋子,平时都是光着脚走路,只是上学时才会穿上。

尽管自己很是小心,可是它还是变得又脏又破,此刻它就像张着嘴巴的丑小鱼,它看着我,我看着它。

突然觉得,它还是很好看。 尽管花朵的颜色都褪掉了,尽管已经被磨得开了花,但我还是很喜欢的,这是姑姑送给我的。 而且姑姑说了,等我的脚长大一点,还会给我做的新的鞋子,这样一想心里又很开心了。

对,没什么好沮丧的。

这个女生是我们村里很有钱人家的女儿,每次来上课,都会带很多糖果饼干发给我们,但惟独不给一个看起来很弱小的小女孩,她叫王玲,我还记得她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太难看了吗,我的脑袋太小,我总也想不通。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唐文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有时候,她会跟着她的奶奶来我奶奶家,她奶奶和我奶奶说话,我就会带着她到处乱跑。

我会把红薯的叶子摘下来,一段一段的折下,做成项链的模样,挂在她的脖子上。

我也会摘一大把已经熟透的红桑椹给她吃,直吃的两个人的嘴巴都被桑葚的汁液染成蓝紫色。

我会领着她爬梨树,挖一个坑,把脚丫放在坑里,然后再把土埋在脚上,就会感觉到一阵清凉的感觉。 唯一一个不好的记忆是,有一次,她突然说,她愿意和会吃土的人做朋友,我那时好喜欢这个小女孩,我想和她做朋友,所以我抓了一大把干土放在了嘴里,好苦,好难吃,我刚放到了嘴里就全呛了出来。 唐文娟看我的样子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好傻啊,太傻了。 我也跟着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开心。

只是因为她在笑,所以我也跟着笑。

但是现在长大了,偶尔想起来,心里会很闷。

毕竟是自己的朋友,怎么会这样对待一个对她真心付出的人呢?等再开学时,已经二年级了,我们开始学习《小蝌蚪找妈妈》《孔雀开屏》之类的文章,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书里的故事写的真好,老师每次布置作业让我们抄一段,我都会把一整篇文章抄写下来。

唐文娟的朋友好像又多了,有时候还会有别的班级的小男孩来找她。

有一次下课,我看到有好多小朋友围在唐文娟的身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过去一看,原来她在和王玲比赛画画。 唐文娟对我说道,你去告诉王玲,她要是比我画的好看,我就和她做朋友。

我跑到王玲身边告诉了她,她没说什么话,就在本子上画了起来。

过了一会,王玲把本子上的画给唐文娟看。 唐文娟拿起她的画和王玲的画放在一起,对大家说,你们来看看,我们两个谁画的比较好看?唐文娟画的是当时很流行的《还珠格格》里的格格装,王玲画的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

两张画放在一起,当然是唐文娟的好看。

听着大家的欢呼声,王玲低着头跑出了教室。 我突然觉得大家做得有些过分,不应该这么排斥她。 我跟着王玲也出了教室,不远处,我看到王玲依着一棵梨树在抹眼泪。 我走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觉得你画的很好看。

王玲还是不说什么话,只是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很漂亮。 从那以后,我们两个总会有意的无意的凑在一起玩,放学后一起去我家写作业。

我记得,那时我家有一棵大梧桐树,夏天到了,树上就会长出茂密的椭圆的绿色圆润的叶子,还会开出粉紫色的花朵,花朵根部有很甜的蜜液,所以总会有蜜蜂围着花朵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