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手工制琴40年,大师眼中“完美”的小提琴是什么样的?

坚持手工制琴40年,大师眼中“完美”的小提琴是什么样的?

.  坚持手工制琴40年,大师眼中“完美”的小提琴是什么样的?  尽管玻璃橱柜中陈列着这些年获奖的几把小提琴,但是徐永成见到记者的时候,首先递过来的,却是一块珍藏了10多年的小提琴背板原木。

  徐永成出身制琴厂,最后却坚定地走上手工匠人之路。

从业40年,徐永成已经养成习惯,只要看到好的木料,就当成“宝贝”一般呵护。   除了工作室,徐永成平日待的时间最长的,是家中长约一米的工作台。

在他眼里,有的好琴历经几百年,而且都是有生命的,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不断提高技艺,避免千篇一律的作品。

  一个工种做10年坚定成为手工制作匠人  对于小提琴的机械化制作流程,徐永成再熟悉不过。

18岁那年,他被分配到长征提琴厂做木工。 单是“开料”,他就干了10年。

  “开料只是小提琴流水制作中很小的一道工序,后来我也做刨板,一天要刨几十块。

”日复一日,工序单调无聊,徐永成坚持了下来,但那时的他,还未能够掌握整把小提琴的制作技艺。   转机出现在1987年,徐永成离开了提琴厂,来到乐器研究所。 新人都是学徒,跟着老师傅“学艺”。

不料,一开始徐永成就遇到了小挫折——工厂学习的技法太粗糙,徐永成的基础没有其他工匠好。 他连“弯框”这个简单步骤都没有通过老师的“验收”。

老师傅一句“你连这么简单的步骤都没做好”刺痛了他的心。   从那以后,徐永成发奋学习,师从中国老一辈的著名提琴制作家、提琴制作教育家梁国辉,一步步走上手工制琴的道路,也一步步感受到手工制作的魅力。   作为中国提琴制作岭南学派领军人物之一,梁老师要求非常高。

徐永成“一点都不敢马虎”。 不能在工作日当面请教,徐永成就到单位和邻居家里借电话,“远程”拜师。 节假日里,徐永成也不歇息,他常常拿着半成品,骑着自行车到老师家里,当面探讨制作技艺。   “功夫不负有心人”。

1992年,徐永成凭借自己手工制作的小提琴,一举拿下美国第十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音质优秀奖。

  2年磨一把好琴摸索小提琴制作“秘籍”  “世人都觉得小提琴很艺术,但是只有工匠才明白,制琴的过程很辛苦,被刀片划伤手指头,流血是家常便饭。 ”徐永成在手工制作的路上“痛并快乐着”。   制琴的技艺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

1992年徐永成第一次获奖,但技艺还不纯熟,没掌握好小提琴上色工艺。 至今他仍保留着当年裁判亲手写的信,信中写道:“琴做得很好,可惜油漆涂得厚了一点。 ”原来徐永成当时尚未掌握好调色技术,足足将提琴多刷了十多二十层油漆。

  徐永成就是这样,慢慢摸索出自己的一套制作“秘籍”。   “拿到木材后,不急着动手,我先在脑海里构思一下成品琴的模样,设想琴的弧度,接着才一刀一刀,慢慢雕刻出面板、背板、指板等各个部件。

”在徐永成的经验里,一把好琴不是一次性制作完成的,与如今时代的快节奏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一把好琴前前后后得花上2年的时光。   俗话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同理,世界上也没有两块相同的木头,每一块木头的纹理、弧度等都有偏差,这就需要手工艺人匠心“打磨”。

徐永成常常第二天拿出前一天制作好的部件,不断揣摩修缮。

“不是每一次改了就变得更好,我也试过把琴给改坏的。 ”就算遭遇挫折,徐永成仍“乐在其中”。

  在徐永成看来,工厂里制作出来的小提琴都是“一个模子”,统一且缺乏“个性”。

手工制作与工厂定制化生产不同,其独特魅力在于常常给人以“惊喜”。   “提琴制作的探索是个无底洞。

现在很多人使用高科技的方法制作小提琴,我不喜欢那一套,用手工打磨出来的,才能称得上精品。

”徐永成身体力行坚持手工制作40年。

  好琴标准极高遗憾还没造出一把“完美”的琴  离开乐器研究所后,徐永成也曾经有机会当小提琴厂的厂长。 小提琴厂的收益比起手工琴制作的收益会来得快一些,但徐永成还是选择自己开工作室,坚持手工制琴。

  “首届中国国际提琴制作比赛提琴金奖”“广东省十大提琴制作工匠”“美国第十二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小提琴工艺优秀奖”…从业数年,徐永成获奖无数。

  不过,他仍遗憾还未能造出心中那把“完美的琴”。

徐永成手上一直保留着一张国外名琴的磨具手绘图纸,做琴时,他常常拿出来,不时进行比对,在他眼里,好琴有着极高的标准。

  在徐永成的工作室,他拿起一把半成品告诉记者,小提琴的面板所用的材料是云杉,背板用的是枫木,指板用的是乌木,配件还有用玫瑰木、枣木等。 每一种木材都极为考究。 木料、弧度都会影响到一把琴的好坏。   “一把好琴要工艺好、声音好、艺术品质好。

我认为,好琴不仅是手工制作精美,还得富有艺术品质,还得拉出优美声音。 ”徐永成说。   在他眼里,拉小提琴和制作小提琴的人看待一把完美的琴的视野是不同的。 未闻其声,先审其美,手工匠人会依据国际标准,对小提琴做一个全面的、整体的评测。   “有的好琴历经几百年,要定期上漆,时时保养,而且他们都是有生命的。

”徐永成说。   【记者】沈丛升  【实习生】郑演彤宋欣冉  【视频拍摄/剪辑】沈丛升宋欣冉  【统筹】曹嫒嫒  【校对】符如瑜编辑:郭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