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不可告人,娇女谋案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第148章 不可告人,娇女谋案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冯安歌坦然的接受了谢瑾澜的夸赞,转而道:“谢公子来此,可是询问那批斗篷的进度?”谢瑾澜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冯掌柜既已承诺半月,我自是不会催促。

”冯安歌不解:“那谢公子此番前来是为了......”谢瑾澜笑道:“来同丰铺还能做何?”冯安歌瞬间恍然,为自己方才那显得有些愚笨的问题感到好笑:“谢公子是想定制还是买成衣?”谢瑾澜道:“我想为我的父母定制一套冬衣。 ”冯安歌感慨道:“谢公子孝心可嘉。

”谢瑾澜眼眸微垂,轻轻摩挲着茶杯的杯沿,好似只是随口一说:“不过是一套冬衣罢了。 如若冯掌柜的父母在世,想必会比我更加孝顺。 ”见冯安歌面色未变,谢瑾澜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歉意一笑,道:“对不住,我是不是提起你的伤心事了?”冯安歌有些勉强的笑了笑,道:“谢公子只是无心之失,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谢瑾澜好似松了一口气,道:“我一个大男人的,对衣物样式也没有研究。

不过我相信以冯掌柜的能力,定是能设计出令我满意的冬衣。

”冯安歌也不谦虚,笑问了一句:“不知谢公子对这两套冬衣可有什么要求?例如,是何种场合所穿?可有何忌讳的颜色与花样?”谢瑾澜微一沉吟,道:“日常穿着,并无忌讳的颜色与花样。

不过,家母偏爱浅紫色,最喜鸢尾花。

至于家父,并无特别喜爱之物。 ”冯安歌微一颔首表示明白。

谈完了正事,谢瑾澜话锋一转:“白思元至今杳无音讯,冯掌柜还要继续等下去吗?”冯安歌微微一愣,眼中闪过几分追忆之色,柔声道:“等,哪怕等到老眼昏花的年纪,我也会继续等下去。

”谢瑾澜轻瞥了她一眼,神色不明道:“冯掌柜独自一人撑起同丰铺,难道不觉得辛苦吗?”冯安歌却是摆摆手,道:“说不辛苦是假的。 可是,只要是为了他,一切的辛苦,我都甘之如饴。 ”谢瑾澜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转而提起另一件事:“我听说白思元还有一个弟弟,名唤白思和,五年前失踪了?”冯安歌闻言,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随即黯然道:“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和。 ”谢瑾澜道了一句:“冯掌柜不必太过自责。 ”顿了顿,他又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不知冯掌柜可会医术?”冯安歌不意谢瑾澜会有此一问,微一愣神后,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对医术一窍不通。 ”谢瑾澜的视线在冯安歌那双白皙修长的双手上一掠而过,随即起身朝她拱了拱手,道:“时辰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冯掌柜,先告辞了。

”冯安歌也不挽留,直接把人送到了门口。 直至离开同丰铺一段距离,墨砚才道:“少爷,你先前那般话语,难道就不怕会引起冯掌柜的怀疑吗?”谢瑾澜轻瞥了他一眼,不答反问:“之前你不是还劝我别管这件案子么?怎么如今反倒是关心起来了?”墨砚有片刻的无语,随即道:“少爷,您又打趣墨砚了。

墨砚在这儿给您认错还不行吗?”说着,快步来到谢瑾澜的跟前站定,恭恭敬敬的给他行了一礼。

未免引起他人的注意,他很快就直起了身。

谢瑾澜径直越过了墨砚,擦身而过之时给了他一个眼神。 墨砚瞬间意会,嬉笑着靠近。 只听得谢瑾澜低声道:“当真好奇的话,不妨自己认真去想想吧。

脑子总是不去用它的话,迟早有一天会生锈的。

”墨砚闻言不由得一愣,回过神时,但见谢瑾澜已然走远,赶紧疾步追上。 同时心里默然无语:少爷这记仇的性子的性子可真是一点都没变。 不就是前些时候威逼他快些离开此地吗?真的是......回到风间客栈之后,谢瑾澜就让墨砚退下了。 慵懒的躺靠在软塌之上,身上盖了一件薄毯,双眸微眯,也不知是在思考着什么,还是在闭目养神。 一旁的阮叶蓁虽然有一肚子的疑问,却也有眼力见的没去打扰。 ‘脑子总是不去用它的话,迟早有一天会生锈的。

’谢瑾澜先前对墨砚说的话,不期然的闯入她的脑海里。

不知怎的,竟是让她有些心虚的微红了脸颊。

不是不知道自从谢瑾澜出现之后,她就极少动脑。 可每次看见谢瑾澜,她都下意识的依赖着他。 就好似只要有他在,她就安全无虞一般。 轻瞥了一眼软塌上的谢瑾澜,阮叶蓁有些心慌的收回了视线:难道,她对谢瑾澜......只是念头刚起,就被她猛然摇出了脑海:不会的,这怎么可能呢!这人总是爱取笑她,惹她生气,她怎么会对他有那种心思呢?但下一刻,脑子里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可他虽然嘴巴坏了些,每一次她有危难之时,都是他出手相帮的......谢瑾澜睁眼之际,恰好瞧见阮叶蓁一脸纠结的模样,不由得调侃道:“阮姑娘这是在做什么,表演变脸吗?”骤闻谢瑾澜的声音,阮叶蓁被吓了一跳,轻轻拍了拍心口,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做何这般突然出声?吓我一跳。

”谢瑾澜被她这倒打一耙举动气笑了:“阮姑娘这般模样,倒像是因为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被人撞破而心虚。 ”阮叶蓁陡然提高了音量:“我好好的呆在这儿,能做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谢瑾澜以手支着脑袋,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强装镇定的女子,悠悠道:“听说人在心虚之时,为显自己的话语可信,往往会不自觉的提高音量。 就如同阮姑娘如今这般。 ”顿了顿,他别有深意的看了阮叶蓁一眼:“我观阮姑娘面色微红,就算不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怕也是在想什么不能与人言说之事吧。 ”谢瑾澜话音一落,就见阮叶蓁的双耳瞬间红了个彻底。

与她亲近之人都知晓,这是她极致害羞的表现。

而与她相识不过几月的谢瑾澜,显然是不知道这一点的。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