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回 魔女远去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零四回 魔女远去沧狼行最新章节

刀光一闪,那名不知名的正道弟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只见他的身形,突然从中分成了两半,伤口处居然被厚厚的寒冰所凝结,然后猛地炸裂开来,血滴与五脏六腑的碎片,凝成了颗颗暗红色的冰珠,四散而飞。

很多站在他周围的人,身上和脸上都被这些小冰结给击中,开始还以为中了暗器,直到这些血肉的冰片在他们的身上融化,那浓重的血腥味道钻进他们鼻孔中时,这些人才恐怖地大叫起来。

而屈彩凤的声音远远地从几十丈外飘来,透出无边的恨意与杀气:“想找我屈彩凤寻仇的,随时都可以过来!”徐林宗和林瑶仙的两道白色身形一下子分了开来,一道剧烈的冲击波震得十几丈外的人群衣袂一阵狂舞,徐林宗看着屈彩凤远去的方向,狠狠地剜了天狼一眼,咬了咬牙,想要追出去,智嗔却一下子闪到了他的身边,低声道:“徐师弟,大局为重,今天你我需要合力对付天狼,方有胜机!”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智嗔大师已经知道了天狼的武功在自己和徐林宗之上,单打独斗毫无胜算,如果是一涌而上倚多为胜,且不说会在江湖上传为笑柄,而且天狼的爆发力十足,如此一来必将折损大批精锐弟子,有损各大门派的根基,想来想去,拉上徐林宗一起,合少林武当的精英之力围攻天狼,应该是最有把握,也胜算最大的一种方式了。 徐林宗皱了皱眉头:“智嗔师兄,你真的要对天狼出手?这一来,只怕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他现在是要争天下,我们武林门派,还是保持中立的好。 ”智嗔大师咬了咬牙,低声道:“你没有听说吗,此獠不仅是争天下,一路之上,所有的道观佛寺,都必须要改宗转信,立他自己的天狼神像,别的事情都好说,唯信仰与供奉不可以假人,如此一来,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又有何面目,去见达摩祖师和三丰真人?”徐林宗犹豫了一下,正在思考中,却听到天狼冷冷地说道:“智嗔大师,你不用太过于担心,这一路上我只是针对那些不顺从我,帮着朝廷官府与我们大军作对的寺庙与道观,或者是那些占田万顷,鱼肉百姓的佛门道门败类,你们并不在此列,念在千年来少林武当还算维护天下正道的份上,我天狼可以向你们承诺,现在你们的地位和利益,能够得到保护,但前提是你们必须要放弃与我为敌的策略,转为中立,当然,若是你们肯加入我,自是开国元勋!”青松道人怒骂道:“好个巧舌如簧的恶贼!还想在这里几句话就收买人心!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一路之上,让多少人家破人亡,打乱了多少人安静的生活,让多少人的财产家园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只为了你一个人的野心,你就让多少人送了命,你这恶贼,就是老天用雷劈你一万遍,都是死有余辜,我青松就算一死,也要咬你两口,绝不会助你为虐!”天狼冷笑道:“青松,你家是吴兴的土豪地主,占地千顷,世代靠着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与当地的官府和宗室亲王勾结,免税占田,鱼肉百姓!凭什么你家可以这样,那些佃户们就得世代受你盘剥?我的军中有五千多人就是你们吴兴地区的佃户百姓,就是给你们这些地主富户们世世代代欺压的百姓,现在我烧了你们家的地契,把你家的田地分给这些人,他们当然愿意为我天狼效死力,将来我要建立的,就是一个人人平等,耕者有其田的天下!”“可笑可叹你们这些正道人士,一个个出身富户,自己的家里都做着这种欺压百姓的事情,所以才能送你们这些不事生产的子弟进入豪门大派,然后你们一个个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却是不敢把自己家族的产业,田地分给那些可怜的平民,只会成为朝廷的鹰犬,却还自命能主持人间正义,实在是可笑之极!”天狼说到这里,大笑三声,指着智嗔说道:“就象你们少林寺,占有千顷良田,香火钱从不断绝,又有朝廷钦封的免税之地,俗家弟子哪个不是打着你们少林寺的名头,回去后开宗立派,一个门派就是一个庄园,占地又是百顷千顷,你们不事产业,不务农事,却靠着民脂民膏活着,每日里就是打打杀杀,帮着朝中的大臣们互相打击对方所支持的江湖门派,而这个天下真正的让大多数百姓耕者无其田,劳者无所得的现象,你们却不敢管,也管不了,因为你们自己,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智嗔咬了咬牙,沉声道:“天狼,你休要胡言乱语,我们寺庙道观,本就是出家人修行之所,并不从事生产,我们所做的,也不过是为了世间的芸芸众生,寻找心灵的寄托而已,朝廷虽然对我们免税,但是我们的衣食住行,靠的是香火钱,靠的是弟子们上山的学费,并不是不劳而获。 你自己出身武当,按你这说法,不也是吸着民脂民膏练了一身武艺的吗?”天狼的虎目之中,光芒闪闪,朗声道:“不错,以前我人在武当,想不到这些,可是当我一个人行走江湖的时候,看到了太多不平的现象,却找不到这些不平现象的起源,我总是见到地主富户们,贪官污吏们欺压良善,见到百姓们流离失所,卖儿卖女,我可以用我的力量去杀一个,十个这样的地主恶霸,杀十个,百个这样的贪官污吏,却救不了千千万万的人,因为,造成这些不平等现象的起源,害得天下百姓水深火热的元凶祸首,正是包括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在内的人。

”“你们本身就占据了大量的田地,不事生产,或者说你们的弟子里本就大部分是那些富家子弟,来门派学武只是为了立个招牌,回家后好继承家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