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四章 噬心族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六六四章 噬心族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太阳宫】,是天界的一个传说之地!青年神魂说起【太阳宫】时,充满了向往,在天界的古老传说中,这座宫殿是天界的起源之地,也是天界巨头居住的地方。

“【太阳宫】,在本座年幼的时候,曾听说族中的先祖见到过,并在【太阳宫】中修炼了一段时间,也是我族兴盛的开端……”说起这段久远的往事,青年神魂充满了慨叹,他族中的先祖曾经无比遗憾,未能在【太阳宫】中多修炼一段时日,因为当时族中有生死存亡之事,等待其先祖回归解决。 即便如此,青年神魂的一族依然因其先祖而崛起,成为天界的霸主之一。 在天界的各大势力中,知晓【太阳宫】存在的极少,而知晓这处传说之地乃是巨头的居住之所,则更是少之又少。

秦墨竟从那鬼画符般的图案中,解读出【太阳宫】的场景,令得青年神魂无比震惊。 “修罗界的这些残魂,为何要给出这样的题目,到底有什么目的?”从这道题目中,还有秦墨看过的那些难题中,可以推断修罗界这些存在的残魂,一定在谋划着什么。

“你小子只解读出一小部分,就看到【太阳宫】的景象……,那剩下的部分,难道是……”银澄忽得惊呼,产生一个大胆的猜测。 “不错。 ”秦墨也是赞同,想到了同样的可能,“那个难题若是解读出来,很可能是七大巨头的居所,修罗界那些存在的残魂想知晓这些所在。 ”轰隆……突然,一股恐怖的威压涌现,径直出现在秦墨的识海,笼罩着秦墨、青年神魂,银澄的心念。 “人族的小友,你果然能够解开那些谜题,真是太好了。

就留在修罗之墙,助本座等将所有难题都解开吧……”一个威严森然的声音响起,正是之前发布“祭体祷文”的修罗界生灵的神魂。 一瞬间,秦墨、青年神魂、银澄的心念被禁锢,无法再动弹,被彻底封禁在秦墨的识海中。 “丫的,糟糕了!这修罗界的家伙对神魂的操控竟如此强大!”银澄惊呼。 “神魂封禁的场域,这家伙修炼过神魂方面的盖世奇功!”秦墨暗呼不妙,本以为三方交流无比隐秘,以心念传音根本不会被发现。 却是想不到,这个修罗界生灵的残魂如此强大,竟能窥探心念传音,并将他们的心念禁锢在这里。 “哼……,本座以为是谁?想不到是修罗界噬心族的族人,竟被埋葬在修罗之墙中。

”青年神魂忽然开口,平静说道。 那个修罗界残魂一愣,有些惊异不定,他没想到竟会被识破来历。 略一沉默,这个修罗界残魂似是反应过来,冷然道:“原来是天界的朋友,本座刚才还奇怪,为何一个小小的人族少年,能够解开那些难题,原来是有高人相助。 从这位朋友的残魂气息来看,似是比本座沉寂的还要久远?”青年神魂沉默,并没有立刻回应,而是以一种秘法,与秦墨、银澄交谈。

“噬心族,是修罗界一个可怕的种族,其天生的神魂就无比强大,天赋也往往与神魂有关。 ”“这次大意了,没想到这些墓穴中有噬心族的存在,难怪能探查到我们的心念传音。

”“小心应对,由本座先来应付。

”青年神魂这般传音,前所未有的慎重。

秦墨、银澄心中凛然,能让青年神魂如此对待,恰恰说明噬心族的可怕。 “本座在天界叱咤风云之时,你这小子还没出生呢,速速离开我这小友的识海。 否则,本座不会对你客气。 想让本座留下,助你这样的小辈解答难题,也不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轰隆……一瞬间,一股恐怖的神魂威压出现,正是从青年神魂中传出,不断扩散,将修罗界这残魂的神魂场域冲击的摇摇欲坠。

青年神魂很清楚,单凭言语恐吓,并不能让修罗界这残魂忌惮,需要展现真正的力量,才能使其不敢有其他动作。 见此情景,秦墨、银澄皆是色变,一人一狐尚是第一次,见到青年神魂真正施展力量,想不到竟是如此强大。 不过,一人一狐暗中也在担心,青年神魂终究是一缕残魂,其魂力根本没有剩下多少,这样耗费魂力真的没有问题么?呼呼呼……秦墨识海中,忽然狂风大作,不断侵蚀青年神魂释放的力量,同时,传出修罗界那残魂的冷笑。

“天界的朋友,何必这样耗费魂力,你和本座可不一样,没有修罗之墙的力量补给,如此耗费力量只会加速消逝。 ”修罗界残魂森然笑起来,“从魂力的纯净度上,天界的朋友你确实比本座强上许多,由此可以推断,在你生前的修为也高于本座,恐怕是一界大佬的层次。 可是,你终究只是一缕残魂,如何能与本座这样的噬心族神魂相媲美?”轰隆隆……一道道光柱出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神魂牢笼,将秦墨等的心念更加牢固的封锁其中。 这样的变故,令得秦墨色变,才真正体会到,修罗界的噬心族不愧是擅长神魂的种族,对于神魂之力的运用,远远超过了其他族的生灵。 一时间,青年神魂的神魂之力不断受到压缩,就如同落入陷阱的凶兽,无论如何挣扎,也是难以挣脱。

正如修罗界残魂所说,在神魂之力的运用上,噬心族本就有莫大的优势。 再加之,这里是修罗之墙的地域,乃是修罗界生灵的安眠之地,自是能在此不断汲取力量,立于不败之地。

仅是一刹那,修罗界这残魂就压制了青年神魂,并控制了秦墨的识海,这样操控神魂之力的手段实是惊世骇俗。

“好精纯的神魂之力!若是本座没有看错,阁下是天界某一王族的纯血吧,真是想不到。

”修罗界这残魂啧啧赞叹,语气却是充满了恶意调侃,“阁下想倾尽残魂之力,来庇佑这两个小辈,可见对他们的重视。 也让本座明白,恐怕并非是由你的帮助,这人族小辈才解开谜题的。

既是如此,本座就不用留下你这个威胁了。

”秦墨、银澄脸色骤变,没想到噬心族对神魂的洞察如此敏锐,竟能瞬间判断出这些。 砰!可怕的神魂之力化为迷雾,在秦墨识海中蔓延,不断侵蚀秦墨、银澄、青年神魂的心念。

同时,丝丝缕缕的神魂之力渗出,蔓延至秦墨的四肢百骸,想要彻底侵占这具肉身。 “人族的小友,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对于本座来说,你还有大用。 本座只会将你的神魂奴役,你还能保有自主意识。 ”修罗界这残魂阴恻恻开口。 与此同时。 这间密室中,烈烁荣、白仙子等则是惊愕的发现,秦墨身躯不自禁抽搐,且肌肤腠理之间流转着缕缕光华。

“难道是,墨兄弟神魂受创后,竟是在睡梦中修炼,自我疗伤?修为似是还在精进。 ”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力量压迫,烈烁荣惊异不定,随即产生这样的猜测。

想到这少年修为精进的速度,乃是快到不可思议,烈烁荣觉得这样的猜测很正确,唯有在睡梦中都不断修炼,才会将同辈远远抛开。 宫天锤也是惊叹,赞同烈烁荣的猜测,他本来对秦墨在修罗之墙的表现,还有一些不服气。 现在,则是相当佩服了。

“似乎……”白仙子则是颦眉,总感到有些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