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39 碧池,有种别跑(第三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00439 碧池,有种别跑(第三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谁都别想走!!”依文洁琳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

依文洁琳拿出一个瓶子砸在地上,十几个女巫的灵魂出现在她的身边。

西耶娜的脸色剧变,这十几个女巫,正是这些天被屠杀的那些女巫。 其中一个女巫的灵魂,就包括了卡萝。

只是,这些女巫的灵魂,早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每一个女巫都已经化作了恶灵,而且是最为凶恶的恶灵。

“西耶娜、谢莉尔,你们先去车上躲一躲。 ”陈曌说道:“剩下的交给我来对付。

”“陈,你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战胜她的,你难道看不懂这里的情况吗?”西耶娜叫道。

“请对我有信心一些好吗。

”陈曌说道。

“哈哈……一个男巫,居然要来阻止我?”依文洁琳大笑起来:“难道你的老师,或者你身边的小姑娘,没和你说过男巫和女巫之间的差距吗?”陈曌突然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上去,在冲到依文洁琳前面三四米的时候,突然抓起了旁边翻着的车子,然后往依文洁琳的脑袋上砸。

嘭——西耶娜的车子彻底报废了,西耶娜和谢莉尔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是人的力量?陈曌所表现出来的力量,根本就和依文洁琳没什么区别吧。 这时候依文洁琳重新站了起来,她同样是满脸惊讶的看着陈曌。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大的力量?“给我上,撕碎他!”依文洁琳不打算和陈曌硬拼。 毕竟有这么多恶灵,根本就不需要大boss亲自出马。

陈曌不慌不忙的打了个响指。

可是下一刻,一个女巫的灵魂突然发生了扭曲。

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然后被捏成一团。 最后在女巫灵魂的尖叫声中,化作点点星光。 依文洁琳、西耶娜和谢莉尔的眼睛都直了,她们完全没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接着又是一个女巫灵魂被消灭,而陈曌连动都没有动。 “来来来,再多来几个,就区区几个恶灵,完全不够啊,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恶灵?这只是区区几个恶灵?这里任何一个恶灵,都是西耶娜无法对抗的。 更不要说,十几个恶灵了。

每一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凶魂,普通的恶灵根本就不是它们的对手。

可是就是这样的凶魂,居然被陈曌轻易消灭。

不管是作为敌人的依文洁琳,还是友军西耶娜和谢莉尔,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依文洁琳脸色一变,她搞不清楚陈曌的实力。

她不想再和陈曌斗下去了,西耶娜不是非杀不可。

所以她果断的转身就跑,陈曌一见依文洁琳要跑,直接加速追上去。 西耶娜和谢莉尔只能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望而兴叹。

这显然不再是她们能够参与的战斗了,根本就是两个怪物之间的战斗。 “碧池,你刚才不是很吊吗,有种别跑啊。 ”依文洁琳怒火中烧,她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辱骂过,立刻停下脚步:“你真的以为我怕你吗?”“你不怕我你跑什么?”陈曌挑衅的看着依文洁琳。

依文洁琳冷笑,她的身体开始变形,从背上开始伸出手臂。 一支,两支、三支、四支……“你这是要玩千手观音吗?”转眼间,依文洁琳的身上已经多了三四十支手臂,反正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不过,这还不是依文洁琳最恐怖的地方,她的大部分手臂,都拿着一根魔法棒。 “变形术!”“藤缠绕!”“地陷术!”“fu**……好牛逼的能力。

”陈曌翻身一跳,避开了三个魔法。 同时释放三个魔法!而且还都是瞬发的。 要比魔法,陈曌真比不上。 陈曌没来得及站稳,依文洁琳一个预判魔法落在陈曌的身上。

“大地封印!”陈曌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一个六芒星魔法阵上,双脚就像是粘在地上了一样。

依文洁琳狞笑的看着陈曌:“现在,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吗?”陈曌揉了揉鼻子,无奈的耸了耸肩:“比魔法的确是比不上你。

”“男人,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臣服我。 ”“碧池,别玩这种臣服的把戏好吗,你要是长的稍微正常一点,我臣服也就臣服了,关键你长的太倒胃口了,幸好我没吃今晚的晚饭,不然的话真要被你恶心到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寻死路?”依文洁琳的眼中闪烁着阴翳的光芒。

“你能杀了我再说。 ”“找死!”依文洁琳的一只手指向陈曌:“致病诅咒!”陈曌的诅咒之眼瞬间睁开,暴食者之口也在瞬间将致病诅咒吞噬。

吞噬了致病诅咒后,陈曌瞬间精神了许多。

“吞噬万物!”依文洁琳惊奇的看着陈曌:“你居然会七魔王魔法?”依文洁琳拥有着十几个女巫的知识,当然知道什么是七魔王魔法。

如果这个魔法是一个古老而且强大的女巫施展出来的,依文洁琳不会感觉到惊讶。

虽说拥有着七魔王魔法的人不多,可是古往今来,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特别的人存在。 可是关键是,这个魔法居然是一个亚洲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使用出来的。

这让依文洁琳更加的好奇,同时她觉得陈曌的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

所以她更不愿意杀陈曌了,如果自己能够挖掘出这个男人身上的秘密,也许能够让自己变的更为强大。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陈曌看了眼自己的右臂。

依文洁琳皱眉说道:“虽然杀了你,我一样能从你的尸体上获得你的秘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的实力不错,所以我不介意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你真的以为你赢定了吗?”“你如果还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完全可以现在用出来。

”依文洁琳冷笑的看着陈曌。 陈曌手上多了一个恶魔法器,随手丢在地上。 然后是第二个,丢地上。 第三个,丢地上……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十个……二十个……“这些是什么东西?”依文洁琳不明白。 “叫兄弟。 ”陈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