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05 来一份组合套餐好了(第九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00405 来一份组合套餐好了(第九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皮尔斯.南趁夜抹黑,来到一个深巷中。

这个巷子里充斥着一股恶臭,路边的垃圾箱里的垃圾不知道多久没有清理过。

整条巷子黑漆漆的,地上都是下水道漫出来的污水。 皮尔斯.南捂着鼻子,如果不是形势所逼,他实在是不愿意来这里。

走到深处,皮尔斯.南在一闪锈迹斑斑的铁门前停了下来。

砰砰——铁门发出沉重的声音,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进来。 ”皮尔斯.南推开铁门,室内一片昏暗。

哐当——皮尔斯.南不小心碰到了什么罐子,这时候黑暗中又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听在皮尔斯.南的耳中,感觉有点别扭。 “你将我的试验品打翻了,一千美元。

”皮尔斯.南连忙掏出钱包,然后道:“鲁伯特女士,你好,我是皮尔斯.南,我想您应该对我有印象。 ”“没有。

”这位黑暗中的鲁伯特女士毫不留情面的回答道。

这就很尴尬了,皮尔斯.南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道:“鲁伯特女士,我想请您帮个忙。

”接着,旁边的一个霓彩灯牌子亮了起来。

霓彩灯牌子上写着,业务范围:报复打击2000美元起,婚外情跟踪调查10000美元起,盗窃指定物品1000美元起。 “额……”皮尔斯.南看着这个复杂的业务范围,感觉自己好像是走错地方了:“那个,鲁伯特女生,我是想请您帮我对付一个人,一个巫师。

”“啊?搞错了,抱歉。

”前面的牌子暗了,另外一个牌子亮了起来。

各类诅咒,10000美元起步。

恶灵骚扰,10000美元起步。

噩梦缠绕,10000美元起步。

致病病毒,每一种3000美元。 占卜未来,1000美元一次。

攻击同行,100000美元一次,无论成败。 “鲁伯特女士,能开一下灯吗?我想和你面谈。 ”因为室内太过昏暗,所以皮尔斯.南只能依稀的看到一个影子。

“那个……灯坏了,我们就这么谈吧。 ”“好吧,我需要您对付的是个男巫,而在刚才,他杀死了印度来的蛇神教的毒蛇加西亚,所以我需要您的帮助。

”“也就是说对方实力很强?”鲁伯特问道。

“是的,很强。

”“那么我给你推荐一个套餐组合,攻击同行+恶灵骚扰+噩梦缠绕,优惠价120000美元。 ”“优惠在哪里?”“不收你谈花费。 ”“……”皮尔斯.南有点后悔来找对方了,不过对方在洛杉矶业内的名气是最大的,此刻的皮尔斯.南也有点走投无路,如果让陈曌找到自己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皮尔斯.南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我要他死。 ”“杀人是犯法的。

”“魔法杀人不犯法,只要没被捉住。 ”“好吧,一百万美元。 ”“等等……为什么这么贵?”“我是个有原则的女巫,你让我违背自己的原则,没足够的代价我凭什么违背?”“那么你说的那个套餐组合……能做到什么程度?”“这就看对方的实力怎么样了。 ”皮尔斯.南对于这个结果不是很满意,可是此刻的他别无选择。 “什么时候开始?”“看心情……不是,看机会。 ”……陈曌到了邻镇,打听了一下,发现皮尔斯.南在一个月前就搬走了。 而据说他所任职的化工厂把他辞退了,具体辞退原因不明。 这让陈曌大为恼火,可是又无从发泄怒火。

不过生活还要继续,陈曌总不能为了皮尔斯.南而满世界的找他。

陈曌到了医院,泰戈的双臂已经好了。 陈曌首先是把泰戈接出院,毕竟在医院里,不适合给他换眼睛。

“泰戈,上我的车。 ”泰戈戴着一个眼罩上了车,陈曌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治好了他的双臂,这让他对陈曌的医术,信心大增。 不过自己的左眼已经完全报废了,陈曌真有可能治好自己的眼睛吗?在拳坛上,少一只眼睛根本就无法继续职业生涯。

因为少一只眼睛,视野范围就会大幅度的降低。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是职业拳击手最基本的素质。 所以,泰戈对于自己的命运与前途,依然充满了迷茫与彷徨。

“接下来要我怎么做?”泰戈与陈曌的一群宠物也比较的熟悉了,所以对于房车中看到大大小小的宠物,也没太多的意外。

“躺那里去。 ”泰戈按照陈超的要求,躺到床上。 “接下来,你会睡着。

”接着就听到陈曌打了个响指,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陈曌将无垢眼珠拿了出来,换眼珠子这种事,完全没有什么难度,无垢眼珠会自己完全所有的事情。 虽然过程看起来有点像是恐怖电影里的那些寄生怪物,不过实际上是属于基本操作。

陈曌把车开到了洛杉矶大学,泰戈这一觉睡的非常香。 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在果断的一段时间里,他废掉的左边眼珠一直都在刺激着他的痛觉神经,让他夜不能寐。 啪啪——“醒一醒。 ”泰戈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泰戈挥了挥手:“不要烦我。

”“醒醒。

”“再打扰我,我不客气了。 ”哗啦——下一瞬,泰戈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泰戈睁开眼睛,看到陈曌正双手提着泰戈吊在半空中:“你刚才说要对我不客气吗?”“啊?没有没有……”泰戈要哭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刚才是在说梦话。

”“这还差不多。 ”陈曌重新把泰戈放回地上。 太吓人了……泰戈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肝,可是他隐隐的感觉不对。

泰戈闭了闭眼睛,左边闭了闭,右边又闭了闭。

看见了?左边的眼睛看见了?这怎么可能?错觉?还是说这根本就是在做梦?“陈先生,我的眼睛?”“把过去的事情忘记掉,任何人问你,就说眼睛只是受伤,不是坏死。 ”陈曌说道:“你听明白了吗?”“陈先生,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这么多问题,要不要我把你的眼睛重新抠出来,然后再安上?”“不要不要,我不问了。

”泰戈对陈曌越发的恐惧,越发的觉得陈曌神秘莫测。 “走,去拳击社,活动活动,以后每天,我都会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给你做复健训练,一直到我认为,你可以重新站在擂台上为止。 ”。